返回

我是至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百零一章 九尊府的试炼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黑袍人前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边,满目皆是地势复杂到了极点的黑沉沉山林。

    而这会,彼端的山林之中,云扬仍自在积极地忙活着,貌似是刚刚忙完收工,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喃喃道:“六七个……应该差不多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让你们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寻找一段日子好了,本公子下了这么大的力气,没有相当的成效可不该啊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云扬的身影渐渐虚幻,化作了一缕清风,悄然而去,却正好与白冰璇等人迎面撞上,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白冰璇原本毫无所觉,却蓦然听见耳朵里清晰地传来一个声音:“带着他在这里兜圈子,至少要兜足一个月,然后再说后续。”

    白冰璇面上不动声色,心下却是一片骇然。

    这位云掌门到底是什么级数的修为,之前力压我等,但还未至秒杀的地步,纵然实力远胜,也该当不是太过悬殊才是,可自己的这位主上,却是实打实的妖王级别修为,那云扬近在咫尺发声,他怎地全然没有发现其踪迹的意向!

    双方明明就在左近,几乎就是近身肢接的距离啊!

    这样的能为,岂止是惊世骇俗,直接就是难以想象,不可思议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扬再无停留,一路急如星火向着九尊府归返。

    别看云扬对白冰璇表现得风淡云轻,从容不迫,实则心底真是急到相当程度。

    就在这里停留的几天里面,尤其是最后一天,无数的因果之力,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而且还要从早到晚几乎没有什么间断的款。

    换言之,这几天下来云扬就是好像是大海,每天每时每刻都被无数道因果之气,以百川汇海之势汇流,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,几乎已经是不言而喻的!

    最少最少,九尊府那边,杀了好多人,杀了好多好多的坏人恶人孬人,否则断断不会如此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实确实如此,在云扬不在的这一段时间里,还在九尊府的弟子们仍旧如前一般的拼命修炼,努力精进,而那些出去历练的十大弟子还有九峰之主的九尊府大佬们,则是依照原定计划,出去历练了!

    以九尊府为原点的方圆两万里地界范畴内,几乎随处都有九尊府弟子们行道江湖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居然敢骗我……”云秀心鼓着嘴,一眼扫过面前的十几具尸体;目光中仍是满满的愤然。

    真不是云秀心气量狭小,实在是——

    堂堂的九尊府大师姐闯荡江湖还不到一个月,居然已经被人骗了七八次,愤怒是肯定的啊!

    当然,除了气愤之外,还有很多的不好意思,毕竟很丢人的说!

    云秀心尤记得出来之后的第一次被骗,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遇到了几个心地满好的姐姐,结果那几个女的真意其实是想要将自己迷倒杀死,进而夺取自己的空间戒指……幸亏自己在门派修炼有成,早已经百毒不侵,区区迷药自然更加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而将那几个女人干掉之后,云秀心反倒陷入惆怅,甚至是不忍心的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好好的人,就这么被自己杀了,自己明明没事,这么痛下杀手真的好么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第二次上当受骗,直接就是很单纯的被骗钱财,而且被骗了之后,初初还未想通。直到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太丢人了……愤怒的大师姐冲回去将骗子揪出来,重重地惩戒一番。

    再接下来的第三次,云秀心自作聪明的人前显贵,大大地露了一手,展现自己高人好几等的惊人实力,跟着就被人视若上宾的恭恭敬敬的请进了山寨,辣么多人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当大姐……

    自以为得计的云秀心满心欢喜,很是过了一把大姐头的瘾头,但惬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,接连了结了好几拨来找麻烦的敌人后,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自己的小弟们,尽都是一群无恶不作,罪大恶极之辈,自己的出面解决,只是在助纣为虐,又或者直接是就挡事的替死鬼,炮灰……

    心生明悟的云秀心勃然大怒,自然拔剑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可是再之后的第四次……第五次,第六次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江湖上的人心居然如此的叵测,真真是太不堪了吧!”遭遇了多次的云秀心大师姐心下竟是愤愤不平,难道本大师姐真的就这么好骗么?

    简直是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这些事要是被那些师弟师妹们知道,还不得笑话死自己?!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,云秀心就感觉遍体生寒,不寒而栗,绝对,绝对绝对不能让出了自己的第二人知道自己的这段光辉历史,绝对绝对啊~!

    嗯?前面传来喊救命的女子声音,肯定是又有恶棍在欺凌女人了!

    云秀心二话不说,义愤填膺的冲上前去,拔刀相助,行侠仗义,快意恩仇……

    许久……

    云秀心点头哈腰,满脸堆笑的对着面前愤怒的两个老头:“不好意思……咳咳不好意思……我不知道……那女人居然是个贼……这真是……真是不好意思……一人做事一人当,你们的损失,我来包赔,我来包赔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只是想获得一份感激,结果,得到了只有满满的埋怨……

    “这闯荡江湖……真难啊……骗子太多了!”大师姐心底的幽怨越来越浓重。

    不是说世上还是好人多么,怎地我这一路走来,好人没遇到几个,骗子恶棍混账东西却遇到了一个又一个,一堆又一堆。

    居然还有人要将本大师姐骗了卖入青楼,就算本大师姐的姿色过人……但这行径仍旧是该死至极!

    传说中那些……走不了几步就能英雄救美,遍地是美酒,处处都是肝胆相照的朋友的江湖……貌似不存在呢?

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,大抵就是这一路上,真是涨了不少不少的见识阅历,也涨了不少不少的心眼心机啊……

    哎,满了俩月我就赶紧回去练功,这外面的江湖实在是太讨厌了,哪哪都是不顺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夜行满脸尽是淡然的将剑从面前尸体上拔出来:“江湖上,便是太多这种恶棍!不杀之,心头不爽,不杀之,谈何快意恩仇。”

    在他身边,还有满脸尽是崇拜的林小柔。

    “白师兄真厉害,这些恶人根本瞒不过你的利眼。这已经是第七波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林师妹,行走江湖,要先记住一句话:江湖无好人!一定要始终抱着这种戒备心,去行道江湖;基于这个前提,再经过小心甄别之后,或许一百个里面,能有一个两个,值得交的朋友;还有一个两个,可以当做那种可以进一步结交的点头之交。一定不要心怀侥幸心理,要不然,是会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一天,你单独一人行走江湖,千万千万要牢牢的记住我今天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林小柔一脸佩服:“白师兄你懂的真多,以后你一定要多教我,我一个字都不会忘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小凡冷着脸,浑身上下尽都散发着浓郁杀气,浑身浴血的从苍梧门的大门冲出来:“我还会回来的,你们给我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,是一连串疾驰而出的苍梧门弟子:“抓住他!往万不能放那小贼跑了……他偷了咱们镇派之宝玄王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条宽阔大河的一叶扁舟之上。

    孙明秀一如平常一般的温文尔雅,与对面一个青衣男子举杯共饮谈笑风生:“李兄,不觉已经是多日盘桓,所谓顷刻如故,你我兄弟几番出生入死,端的肝胆相照相见恨晚,;今日一别,还望李兄多多珍重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对面青衣男子一脸依依不舍:“孙兄才是要保重自己,来日我们江湖再见,必当把酒言欢。吾兄若是有闲暇,一定要来圣魂殿看望小弟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一个美轮美奂的花园中,无数奇花争奇斗艳。

    程佳佳与一个秀美的白衣女子双双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苍天在上,厚土在下,今日弟子程佳佳与连芳菲姐姐结为金兰姐妹,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有空时,一定要到西天圣宫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一定去。”

    “江湖险恶,波谲云诡,层出不穷,妹妹勿要多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亦是如此,注视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相助之情,此生铭记,不敢或忘。妹妹莫要忘记,在西天圣宫,还有个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也莫要忘记,在九尊府,还有个妹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,下次我一定登门拜访;去瞻仰妹妹口中如同神仙中人的云掌门,到底帅到何等地步,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万不可说笑,师尊乃是神仙中人,自然风姿超逸,非属俗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长漫提着长刀,浑身鲜血的从一个山寨中走出来,衣袂下垂,不时有粘稠血液滴下,走过的地方,更是满目赤色脚印,但赤色源头却没有一滴是来自于他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“人媒,就应该全部覆灭,不该存世!”

    “这是第九个人媒组织!”

    “我要接着杀下去,一直杀到两个月期满!”

    “人媒,人贩子,人拐子,全部该死,全部要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江湖中闯荡历练的可不止云秀心等十大弟子;史无尘洛大江等人也都没闲着,他们尽皆选择了这些弟子前往历练闯荡的方向,一边做自己的事,一边磨炼武技,一边也暗中看着这些弟子。

    自从九尊府正式晋级中品天运旗之后,众人都清晰的感觉,自己的修炼速度在原有的基础上,又再快了不止一倍!

    史无尘等人无不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一步步的往前奔,此次回到九尊府才不过月余时间,然而众人的修为却已经快要突破圣王四品,达到圣皇的地步!

    往昔没有诸多资源,没有天运旗加持的时候,众人纵使竭尽所能,涸泽而渔的拼命修炼,进境仍旧有限,还是要远远落后于同期出道之人,难免灰心丧气!

    若非如此,往昔络大江与江落落明明两情相悦,却又几乎情天遗憾,恨海难填!而今获得了天运旗的加持,再辅以九尊府原有的诸多资源,众人却惊讶发现,自己往昔拼命努力,并非没有成效,而是早早地打下了比那些大门派弟子还要更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的此刻,这些基础,正在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如果说那些天才在九尊府的话,修炼的速度是一,那么,自己这些经过磨炼的人,以相同的资质修炼,进度起码是三!

    对于这份共同的认知,众人无不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崛起之路,就这么铺在了脚下,前行再也无虑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他人持续修炼自己的固有功法,心境上并没有什么改变,更无异状。

    唯有史无尘自己愕然发现,自己所修炼剑道,随着修炼精进,随着剑境一步步地深入,自己的情绪越来越见冷漠,即便是生死险关,仍旧是漠不关心,心如铁石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一直到他随着玉成航的历练,眼见着玉成航被人围攻,浑身浴血生命垂危;自己却还在冷静的袖手旁观的时候……史无尘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恐惧!

    那是我的弟子!

    为什么他马上就死了,我却如此平静?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,变得如此冷漠?

    如此绝情?

    我这哪里还是冷漠,冷静,这分明是冷血!

    难道我的修炼,竟然将自己的血液,也修得冷了吗?

    将自己的感情,全都修没了么?

    若是当真如此,我的修炼,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史无尘心头大振之余,怒吼着冲了出去,本身却还夹杂着惯有的冰雪般冷静,将自己的弟子从围攻中救了出来,极速离开那片地方,为弟子疗伤。

    然后他转而思考自己当前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的剑道前路,我走错了路吗?!”

    “剑道……也是应该有守护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要做的,是找回我的感情!”

    史无尘在山顶上矗立良久,足足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里,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知道,他这段时间的心理历程。

    但等他醒来的时候,突然反手一剑,义无反顾地插入了自己的丹田!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这样无情冷血的剑心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<二合一。长了个心眼,幸亏没将存稿全发了……要不然,今天喝了一天……茶,咳,就来不及码字了……>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